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的三个性伴侣](包二奶●真实故事之美丽篇)作者:purpleriver
[我的三个性伴侣](包二奶●真实故事之美丽篇)作者:purpleriver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我的三个性伴侣
 

 排版:tim118
 字数:8338字
 
  我在南方做生意以来,一直都甚安本份,许多北方小妹妹的诱惑都没有影响 到我对太太的忠心。但自从小静的出现,我就完全背叛了我在北京的太太,我在 深圳将她金屋藏娇,也就是俗称「包二奶」。
 
  小静是新都酒楼高级餐厅的女部长,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还以为自己眼花, 因为她和我当年的旧情人一模一样,连梨涡浅笑的神情也是一模一样。她很斯文 大方,对我温柔体贴,当年我痴恋的旧情人,今日竟重现眼前,可能是上天给我 的回报吧!
 
  忠心一片的我,终于做出对不起太太的事,同时我也尝透了恋爱的滋味。她 不是一般卖笑的北妹,她是一个初出校门的女学生,由于她很单纯,所以我们发 展得十分顺利。
 
  当我第一次替她解开身上的衣服时,我感觉到她的羞怯、娇媚和一股清新气 息。我拥着洁白细嫩的小静,冲动到不得了,可能她身上的幽香使人迷醉,我吻 遍了她身上每一处地方,同时也拚命地舔舐她的乳房、她那光秃无毛的耻部。 
  我终于让自己的器官进入她那狭小而紧窄的地方,我刚刚进去一小部份,她 已经现出痛苦神情。
 
  「小静,是不是很痛?」
 
  小静含着泪珠说:「嗯,是有一点痛,不过我……我喜欢你!」
 
  她的普通话很好听,阴声细语地拥着我,令我更加亢奋,下体勃硬得犹如烧 红的火棒。我慢慢推进,她十指抓住床单,上唇紧紧咬着下唇。
 
  我停了下来,怜香惜玉地吻着她:「小静,我也喜欢你!」
 
  「啊……」终于完全进去了,小静的表情也开始舒缓,肉紧的态度也慢慢放 松。我看着她媚眼如丝,脸颊上的小小梨涡,俏得令任何男人也不能抗拒。 
  我开始抽动,狭窄的通道促使肉棒膨胀得更快,她也扭动着身体向我退避, 「啊……」她由痛苦而呻吟。可能这是每一个女孩子的必经阶段,但我完全陷于 兴奋状态,抽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她的呻吟刺激得我很厉害。
 
  「啊……行哥……」
 
  「小静,你感觉怎样?」
 
  「啊……行哥,我……不……不要紧!」
 
  我膨胀得很快,同时也泄得很快,因为小静给予我的刺激是前所未有的。我 把精液灌注进她体内便倒了下来,瞧见床上微红处处,我明白到小静为我而奉献 了她的第一次。我感谢地吻着她,可能这是缘份,一个如此娇艳的美女,居然爱 上了我这个有妇之夫。
 
  自此之后,我留恋着这个地方,我和小静如胶似漆,将在北京的妻子抛诸脑 后。每天晚上,我们都急不及待地做爱,渐渐她更懂得温柔体贴,侍服周到。 
  我很喜欢吻她,她的嘴形很美,清香如兰,真是难得,小舌轻吐更是要命。 
  北妹一向给予人家的印象都是现实得可怕,根本没有感情可言,但小静却从 来没有向我要过钱,真的令人半信半疑,她对我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
 
  有一次,我从北京不动声息地回到我们的爱巢,因为我知道很多「二奶」都 会利用情夫返家的时间到处偷食,所以我出其不意地回去,就可以知道小静对我 的情意。
 
  大门推开,客厅内的情景出乎我意料之外:小静竟然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编织 着一件小毛衫。她的温婉令我又感动又冲动,我开心地吻着她,她也迎合着我, 互相热吻。
 
  我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压着她,捧着她的脸说:「小静,你真乖,我好喜欢 你!」
 
  小静温文、贤淑,有如一只受保护的小鸟,我疯狂地吻着她,一边解除着彼 此身上的束缚。虽然她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我己吻过许多次,但我依然爱不释手, 我们一丝不挂的在大厅的地毡上翻过来、滚过去,她反过来吻我,我仰天而躺, 她吻着我的脸、颈项、耳珠,我感到一阵阵的快感由丹田缓缓涌出。
 
  她继续轻轻的往下吻去,玉手也小心翼翼地拨弄着我的耻毛、抚摸着我的阴 茎,这是我教她的,渐渐地,她开始懂得主动,抚摸的动作也比初时纯熟了。 
  她软软的手指握住我的阴茎缓缓上下套动,使本来弹跳不已的肉棒变得更挺 以英姿。她的身体微微后退,小嘴吻着我的胸膛,另一只手伸到下面扫弄我的肉 袋子,我也兴奋得在使劲揉捏她的乳房。
 
  她的手指很有摄力,慢慢的扫、轻轻的弹,这情形比抚摸还要命。她舐着我 的小腹,我知道她每次来到这个地步就会停止,因为她唯一不喜欢的就是用嘴吞 吐我的小弟弟,所以我也不勉强她,每次到此就立即跨身而上,挥军进入直至冲 到终点完事为止。
 
  谁知今次出乎我意料,她竟然越舐越低,刺激得肉棒迅速膨胀,变得比以往 更粗更硬。接着,她居然用嘴含入我的龟头,然后在那硬得发光的表面轻轻舔舐 着,她的小舌在肉冠周围慢慢缠绕,我却冲动得有如火山即将爆发。
 
  她的嘴很可爱,舔得我非常舒服,望着她的舌头在龟头四周打圈,我心里感 到难以形容的刺激,她虽然还没有含进我整根东西,但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以 她的纯洁形象,居然肯为我如此屈就。
 
  接着,她张开小嘴,竟真的把肉棒慢慢含进去,那滋味实在好受到不得了, 偶尔她还将灼热的龟头贴着自己脸颊的内壁,用口腔里的黏膜揩擦龟头上敏感的 嫩皮,用「未曾真个已销魂」这话来形容我现在的情景,就最恰当不过。
 
  我竟然也舒服到忍不住呻吟起来,以宣泄出内心的兴奋,但我仍拼命压抑着 强烈的冲动,尽量享受着这销魂一刻。她替我舐着、吻着,终于把肉棒完全吞没 了,这是两个多月来她第一次主动为我做这个服务,虽然她不懂得如何处理,但 我已慢慢抽动起来。
 
  我很兴奋,刺激程度令我无法抑制,动不了三十下就要发泄了,「小静,我 要喷了,你……」我想叫她移开,但她没有,反而吞吐得更快。
 
  我无法再继续忍耐了,热流疾射而出,贯喉而入,但她完全承受。她继续吮 吸,直到我的阴茎不再在她小嘴里跳动,她还是把龟头紧紧含住,让最后一滴精 液都确保由我身体里完全进入到她体内。
 
  我双手扶着她的头,挺立着僵硬的下身,进入了一个彷似梦幻中的世界,得 到一生以来最大的享受。良久,才从微颤的口中吐出由衷的一句:「小静,我爱 你,我永远爱你!」
 
  她以充满深情的双眸注视着我的眼睛,抿着嘴娇柔地笑了一笑,随即毫不犹 豫地把嘴里的琼浆一口吞了下去,接着转身拿来一条暖暖的毛巾替我包裹着刚发 泄完的地方,这感觉好受极了!然后她像小鸟依人般的伏在我臂弯里,我轻吻她 的额头、扫抚着她长长的秀发,她的小嘴里透出精液的气息,但我已经忍不住地 吻了下去。
 
  小静不但样子甜美,就连一把长发也是出众过人,整洁、柔顺、自然,足够 条件去拍洗发露广告,很多经过发型师专心修辑过的女明星都比不上她,我轻抚 着、欣赏着,真是爱不释手!
 
  「小静,你还没有舒服过哩!」她肯为我献出一切,我却仍未为她服务,有 点歉疚地说。
 
  「行哥,我爱你,只要你舒服,我也舒服的。」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柔 和而感人,传入耳中有如在听音乐,我最喜欢这种女孩子。
 
  她的大腿紧靠着我身体,手指轻轻抚拂着我的脸,一个乳房压在我胸口上, 彼此都可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和体温。可能我太喜欢小静了,休息一会又再按捺不 住地拥着她亲吻,她也热情地和我四唇相接,她的小舌在我口腔里撩弄挑逗,我 也尽情与她缱绻缠绵,拚命地吸啜她的香液。
 
  很快,胯下软垂的东西又再坚硬起来,而且比第一次更加灼热挺拔,「嗯? 
  你……你好坏哦!这么快又……「她娇羞地推开了我,轻轻扭转身。
 
  这欲拒还迎的姿态十分要命,我更加疯狂,更加亢奋了,扑过去从后面搂着 她,坚硬的棒身紧贴着她软绵绵的屁股,双手就绕到前面揉弄着她一对柔软而弹 力十足的乳房。
 
  「小静,我给你舒服。」我呼出的粗气喷在她小巧的耳廓上。
 
  「呦!你自己想爽,还说成是为我着想,骗人!」她的娇媚十分自然,既有 调情感觉,又不太过份,让人更想对她呵护一番。
 
  我紧张地吻着她的耳垂,她微微仰后迁就我的进攻,俏脸逐渐涨红起来。我 把她的耳垂含进口里吸吮,「啊!」她情不自禁地呻叫了一声。
 
  「小静,你实在太讨人欢喜了!」
 
  「行哥,你……你又想怎样了?刚刚你才出过一次!」
 
  「我……我要将你吞下肚里。」说完,我含着她的耳垂再用力吸吮一下。 
  「啊……人家……人家……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她闭上眼睛,全身软缩 在我怀里。
 
  我将她翻过来仰卧着,然后温柔地趴上去她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上,我嘴巴 吻着她的眼睛、她的睫毛、她的鼻子,下面长着毛发的部位就在她光滑的阴阜上 磨擦、挤压,剩下来的手就拨弄着她的胸脯。
 
  很快地,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速,满面绯红,眉额扬溢着春意。我的手离开 她的乳房,往下探进她开始湿润的地方,我在她敏感的部位灵巧地揉捏着、挑逗 着,她被我刺激得很有节奏地不断低叫。
 
  她的小舌在舔舐着自己干热的红唇,向上寻找着我的嘴巴,她希望我吻她, 迫切地显露出她有这样的需要,但我故意不去亲吻,却很佻皮地将手指放进她嘴 中,她也立即含住并肉紧地吸吮。我将另一手的手指探入她滑腻的阴道里轻轻抠 弄,并慢慢欣赏着她欲念升华的一刻。
 
  由于我的前奏工夫做得循序渐进、温柔体贴,她显得越来越冲动、越来越热 情,脸儿红得像个苹果,身子像蛇一样扭动,有点不着边际的感觉。
 
  「行哥……」
 
  「嗯,做什么?」
 
  「耶!你好坏哟!你知道的,偏偏就要折磨人家。」
 
  不错,我知道她的确很需要,需要我去充实她、满足她,但我却偏偏慢条斯 理,有心戏弄她一下,就说道:「我不知道你要什么,你说吧!」
 
  「你……你!」她羞怯地说不出口,玉手却拚命按着我的臀部向她两腿间挤 压,我还是恶作剧地故意在她洞口附近撩拨,肉棒屡次在阴唇中滑过,偏偏就不 把龟头塞入阴道里。
 
  「行哥,你进去嘛!」她难以自制地挪动屁股追随着阴茎左右扭摆,拚命地 迎合我、迁就我。
 
  怜香惜玉之心令我不忍再去戏弄她,何况她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深呼吸一 下,当龟头一触碰到阴唇中的凹陷处时臀部即向前一挺,肉棒马上插入了半截, 然后再下盘一沉,终于全根尽没、直捣黄龙,龟头完全抵住了她阴道最深处的子 宫口。她「啊……」地轻叫一声,双眉一皱,小嘴半开半合,双手紧紧抓着我的 屁股。
 
  她新鲜嫩滑的腔壁又湿又热,紧紧包裹住我整根棒身,隐隐感觉到还在轻微 蠕动和收缩着,这份感觉很舒服、很难形容,但我知道她已经在空虚无助的边际 找到了充实的来源,完全充满的美好感受令她又开心又满意。
 
  我只是把阴茎全部送了进去,却紧紧抱着她柔软的身躯按兵不动,体会一下 两人融合一体的温馨细腻,这种感觉比起狂热抽送而发泄又截然不同,真的别有 一番风味。
 
  「哦……哥哥,你怎么不动呀?」她的热情被我撩起,已不再满足于现状, 要追求更进一步的欢愉。
 
  「小静,我在欣赏你。」我轻轻摸着她的俏脸,细意欣赏着她标致的五官, 下面硬梆梆的部位抵住她暖暖的地方,这份灵欲相通的感觉很好,我可以感觉到 她阴道在四周挤压,她可以感觉到我阴茎在里面脉动,那种枕兵待戈的呼之欲出 滋味非常过瘾。
 
  本来半闭着双眼的小静微微张开一线:「啊……来吧,你这坏人。」
 
  我伏下去吻她一下,她的小嘴我最喜欢了。捧着她的脸,轻咬她的唇,下体 间歇性地抽动一两下,小静表现得更加热情了,不单主动挺起下身迎凑,阴道里 更是流水潺潺,还有如一张小嘴般含住我的阴茎不停吮啜,真要命!
 
  「摸摸我。」我把肉棒抽出一点点,捉着她的手向下。
 
  「哟!好硬!」她捏一捏,随即又爱又怕地缩回了手,羞涩地把头埋进我胸 口。
 
  我再退出少许,湿润而坚挺的巨柱显示了我的雄风,她感觉到我准备发动进 攻了,抬起头主动拥着我深吻。我知道她这时候最需要得到男人的慰藉,最渴望 凭彼此磨擦爆发出爱的火花,于是厉兵秣马,开始冲刺。
 
  地毡上响起了醉人的交响乐,「啊……啊……」的娇吟交织着「啪啪」的肉 体碰撞声,不断在客厅里回响。她的身体柔若无骨,我则疯狂地进攻,节奏由慢 至快;她的婀娜纤腰在迎合、在捕捉,半开半合的小嘴在呻吟、在低叫,促使我 的欲念升华。
 
  狂热的交媾进行了不到半句钟,高潮已经山雨欲来,她四肢紧紧缠绕在我身 上,阴道开始发出间歇性的抽搐,期待着最快感的一刻到来;我也精液翻腾、蓄 势待发,用尽全力再狠狠抽插了十几下,澎湃的浪花已经汹涌而至,我歇斯底里 地仰天长啸一声,将肉棒挺入阴道尽头,淋漓尽致地把精华完全输送给她。 
  「哇!好烫……我……我要来了……」小静也高声叫起来,香汗涔涔的娇躯 紧紧地拥抱着我,似乎想将两人揉合在一起;阴道一张一缩地抽搐着,彷佛有一 股吸力把我的阴茎扯进去。
 
  肉棒依然在阴道里跳动,暖烘烘的热流有如炮弹,强而有力地在她体内一股 接一股地发射,她抱得我更紧了,亲吻密集得有如雨点,她已得到了很强烈的高 潮,这是回报式的吻吧!我喷出最后一发弹药也倒在她怀中,双双在喘息、在轻 抚、在回味着这份难忘的意境。
 
  刚强的小弟弟完成使命后在她体内慢慢萎缩,我退了出来,倒在旁边躺着, 以免令小静负荷太重。她慢慢起床,拿来暖毛巾替我敷住这个给她带来无比快乐 的地方,然后再细心地把我的小弟弟擦拭干净。好舒服啊!我刚才卖力地让她享 受到性爱乐趣,所有付出都绝对是值得的。
 
  小静已经完全进入了我的生命中,她比我的太太更重要,我们不但在性爱方 面配合,就算日常生活也投契到不得了。大家的嗜好也十分相同,闲时我们会一 起煮饭烧菜、共进晚餐,滋味无穷;晚饭之后我们就开始做爱,一直开心到天亮 才相拥而睡。
 
  小静的温驯文静使我很欢喜,我对她如珠如宝,但是,我总不能够和太太离 婚,而后与小静双宿双飞。我不愿负上抛妻弃子的罪名,虽然我不能失去小静, 但太太也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女人,因为她是和我携手创业的结发夫妻。
 
  我终于想到一个很下流的办法,就是让我太太也走出夫妇性爱的小框框,我 要先让她接受别的男人,这样一来,就算小静的事被她知道,也不至于搞出太大 的风波。我承认我仍然喜欢我的太太,不过小静对我来说,毕竟太诱惑了。 
  在深圳的一家酒店里,我的心卜卜狂跳,可能是情绪紧张的关系吧!我推门 进去,摸黑走到床边,隐约看见一个美妙的身形,她就是我一直以来都垂涎的何 太太。
 
  何太太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曾经令我怦然心动、想入非非。她是我曾经痴 恋过的旧情人,令我对小静注目的女人也正是她。当时,我们已经互相接触过对 方的身体,只差没有上床。她的父母嫌我太穷,而把她嫁给了经济环境不错的何 文,可是何文现在也只不过是我太太手下的一名高级职员而已。
 
  现在,我竟然可以拥抱这位梦寐以求的美人,真是开心得难以复加。我急不 及待地吻过去,她香香的樱唇、薄薄的唇片,含得我好舒服;她也迎合着我,因 为她以为我是她的丈夫。这偷龙转凤的方法其实是我想出来的,真是刺激无比。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何太太,她的媚态早已令我着迷。有次酒后直言,原 来何文也喜欢我的太太,于是,我们两个男人就来一次世纪大协议,实行搞搞新 意思,也就是换妻。但是我们都怕老婆不高兴,所以只好实行暗中交换,藉旅行 为名,换妻为实。
 
  首先,我们两对夫妇参加了一个旅行团,并故意选择了隔壁的酒店房间,以 方便我们的进一步计划。这两个房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可以在露台互通。 
  白天,大家都玩得很尽兴,在畅游名山圣水时,我的眼神就已盯紧何太太, 幻想着夜半换妻时的刺激,禁不住兴奋莫名。
 
  果然,晚上我们的老婆都熟睡了,于是何文就和我交换房间,我们从露台上 摸进对方的房间里,在黑暗中进行换妻,神不知,鬼不觉。最凑巧的是我们两人 身高体型都差不多,若在漆黑不见五指中只凭压在身上的男人来分辨,我看绝对 可以鱼目混珠。
 
  半睡半醒的何太太很吸引,白天看着她摇曳生姿的身段,现在却可以摸个够 了。原来,何太太是喜欢裸睡的,我一摸过去,柔滑的皮肤立即令我冲动万分, 我喜出望外,但不敢声张,因为我怕被她发觉我不是她丈夫何文。我慢慢地吻、 轻轻地舐,舔着她令我痴迷的双峰,她的胸部丰满得好夸张,张开五指竟抓不拢 一只乳房,我乐得把头埋进去轻擦。
 
  何太太似乎被我搞得有点按捺不住了,轻轻地叫着:「哟……哦……嗯…… 嗯……」她张开双腿,屁股难耐地东筛西扭,似乎渴望我把阳具送进去,我却故 意轻挑慢捻,只在她上身亵玩,不去碰她下身,想折磨一下这个小淫妇。
 
  「啊……老公……」她的声音很性感,听入耳中相当刺激,叫声里半带呻吟 半带娇嗲,声音有点怪异,但我被偷人家老婆的冲动蒙蔽了一切,已顾不得那么 多了。
 
  一向以来,我都很欣赏何太太两条修长的雪白玉腿,所以这趟一定要亲个够 本,于是由小腿吻到大腿,再由另一腿吻回脚趾,我在她两腿之间反复徘徊,她 的声浪也由低鸣而变成尖叫:「哦……哦……老公,快来吧!」
 
  在何太太曼妙肉体的刺激下,我这时也情绪高涨、剑拔弩张,握着自己那支 硬得快要爆裂的肉棒对准何太太的阴道口用力一挺就送了进去,「喔……」一声 满足的叹息,何太太马上抱紧了我,可能她以为我是她的丈夫,故此完全没有怀 疑,还十分迎合地和我共赴巫山。
 
  何太太的要塞终于被我占据了,这份刺激感实在难以形容。以前,我只能幻 想着她如何在我胯下辗转反侧,如今梦想成真,我的阳具就深深插在她阴道内, 我和何太太已连成一体了,我要疯狂地和她干一次。这个念头使我欲火飙升,我 要狠狠操她一顿,以解我过往为她相思之苦,我要将我最宝贵的东西射入何太太 的肉体里面,灌注到她子宫的最深深处。
 
  我开始发动进攻,卖力地抽送着坚挺的肉棒,把何太太干得「啪啪」有声, 何太太也爽得不亦乐乎,「嗯……嗯……啊……啊……」地浪叫着,双腿像剪刀 一样打开然后再弯到我背后缠着我屁股,每次我插入时她都用腿勾着我的下身顺 势向下压,以加重阴茎插入的力度,使得我下下动作都尽根而没。
 
  能干到朝思暮想的女人,加上何太太又是如此饥渴浪荡,几个回合下来我想 忍也忍不住了,一阵酥麻的感觉从龟头上袭来,令肉棒更硬更胀了,「啊……射 了……我要射了……」我搂紧何太太的纤腰,一边哼叫着,一边加快速度作最后 冲刺。何太太也醒觉到我已奔到终点,双腿夹紧我的屁股一下下死劲往下拉,即 使我想停也停不下来。
 
  终于,肉棒在何太太体内急促跳动,兴奋地在她阴道里射精,连续七、八股 灼热的精液从龟头上飞喷而出,直冲入何太太阴道深处。
 
  我尽情发泄过后,仍然紧紧地把何太太抱着,阴茎插在她体内不舍得抽出。 
  何太太开始发觉有点不对路了,说道:「阿文,你今晚怎么搞的?都爽过了, 还不让我起来替你抹一抹。」说着她突然开了灯,在柔和的灯光下,我即使转身 也无所遁形。
 
  何太太讶叫道:「阿行,怎么会是你?」
 
  我连忙从她身上爬起来,下床围上一条浴巾,说道:「阿凤,我不是趁黑来 占你便宜的,其实你老公和我早有协议,今晚大家进行换妻,他现在也正在隔壁 和我太太睡哩!不信我带你过去看看。」
 
  何太太果然也披上浴巾,半信半疑地随我从露台摸过去。我轻轻打开房门, 拉着何太太的手悄悄走到床边。这时,何文和我老婆正在床上忘我激战,连我们 进来了都不知道,借着门外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只见两个重迭着的蠕动人影,但 何文的阳具在我太太阴道里抽插时发出的声响,以及我太太的吟叫就清晰可闻。 
  我是有心让我太太知道她是在和别人性交的,于是就把灯开了,床上正在翻 云覆雨的两人顿时都吓了一跳,尤其是我太太,当她发现自己抱住的男人并不是 我,立即吃惊地松开双手,整个人呆住了,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连何文插在她 阴道内的阳具也忘了叫他拔出来。
 
  我也不说什么,只拉住何太太离开房间,从原路走出来。
 
  出了门口,我反手关上房门,然后停下来,何太太悄悄躲在门边偷看,只见 何文指手划脚地对我太太解释着。后来,我太太好像是接纳了,于是,何文又扑 到我太太身上,他的阳具继续在我太太的阴道里不停抽插,我太太的手往床头一 伸,屋里头的灯又熄了。
 
  我拉着何太太回房,她顺手把门拴了,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带给我无穷的喜 悦!这一个晚上,我不知我太太与何文怎样渡过,但何太太一经明白了夫妇交换 的真相后,她的豪放和热情立即令我招架不住,原来她虽然在家庭的压力下嫁给 了何文,心里却仍然对我和她的初恋念念不忘,今晚有情人终成眷属,自然是痛 痛快快地欢渡良宵。
 
  当我回到小静身边,心里还在思忆着何太太,赤身裸体的阿凤当然比小静成 熟得多,床上的表现连我太太也不及她豪放,在旅程的最后一个晚上,她几乎完 全占了主动,根本不让我歇下来,每次射精后她总会出尽千方百计、手口并用弄 到我再次勃起,然后继续干她,一晚下来我总共射了三次,到天亮时几乎连床都 没气力下了,我有点儿庆幸没有娶她做老婆,否则迟早会变成人干。
 
  小静就和何太太不同,她永远不会提出任何需索,但又热烈地接受我每一次 对她的布施雨露。我太太是从来不接受口交的,阿凤在那天晚上看完她老公和我 太太的床上戏回房后就立即替我口交,之后几次和我交媾,都是先口交后性交。 
  不过,只有小静才允许我在她嘴里射精。
 
  我和小静的事终于东窗事发,被我太太知道了,她随我到深圳见小静,那时 我和小静都很紧张。但是,当我太太见过小静之后,竟允许我和她继续下去,原 来我太太已经去医院检查过,知道自己是不育的,贤惠的她也很想我有儿女,因 此她想小静替我传宗接代。
 
  小静终于替我生了个儿子,但是,我和她也从此对我太太相敬如宾。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火狱碎魂鬼 金币 +10补上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