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杨利的罗曼史](01)作者:杨利

[杨利的罗曼史](01)作者:杨利

字数:7008


               01听心

  「呼!」

  我重重地喘了口气,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加上潮湿的天气,阴暗的楼道显得更加憋闷了。莫名其妙地在这样的天气里来加班,还错过了中国足球队的一场世界杯预选赛,我的胸口就像塞着一团棉花,烦躁不已。

  还没走到办公室门口,我就听见里面「唧唧喳喳」闹成一团,不由皱了皱眉毛。推开门,见常淑芬坐在她的电脑前,身边围着四、五个女人,有老有少。其中最显眼的自然是刘莉莉了,一身纯白的西装套裙被撑得珠圆玉润,竟也如天女下凡一般,似乎沉闷的空气对她没有丝毫影响。我一声不吭地走到常淑芬对面的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电脑,听着她们继续唧唧喳喳。

  「嗯?杨利,你在做什么啊?」

  过了二十多分钟,刘莉莉轻轻挨到我身边,双手撑着膝盖,扭着身子歪头向我的电脑上瞟了一眼,长长的直发从肩头滑落,乳白的宽发卡在我眼前一晃就不见了。

  又过了一会儿,昏昏沉沉地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抬头一看,几个女人挤在门口看着我,刘莉莉正在向我摆手:

  「杨利,我们走了,你慢慢忙吧。再见!」

  我轻轻点点头,门就被轻轻关上了,屋子立刻空了。

  我一下子跳起来,打开我身边的窗式空调,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掏出一支烟,「啪」地一声点着了,这才浑身轻松地坐下来,一口青烟喷到了暗蓝色的电脑屏幕上。好容易把报表软件填好,屋子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只有窗口透进一片灰白的光亮。打印机「吱吱」地响起来,在屋子里单调地飘荡。突然「咔」地一声,我急忙跑到门口打开灯,又跑回来把一大团色带慢慢理顺了,打印机又刺耳地响起来。直到把所有的报表整理好了,我看了一下表,八点二十,球赛已经开始了,还是别去了吧。

  我点着一支烟,忽然有点怅然。我的「念力」已经达到了很强的程度,能够左右别人的意志,甚至能用「血瞳」瞬间置人于死地。但人生就是一道接一道的选择题,回想我做过的有些选择,那些美好的、善良的、真诚的人,我曾给他们留下了多么深的伤疤。每每心口疼得半夜惊醒,我才明白惩治恶不能赎回罪,宽恕不能医治悔恨。我终于懂得了,力量也是一种束缚,究竟为己还是为人、为善还是为恶,值得谨慎选择。我真的羡慕那些饱经沧桑的人,他们手无寸铁却所向无敌。这样想想,慢慢地就平静了下来。我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顿该死的「肥猴」
  科长,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打开我偷偷装在电脑上的《英雄无敌》。

  哈!鬼魂终于投降了!我兴奋地挥挥手。怎么还是有些闷热啊?敢情诺大个办公室只开了一台空调。我站起来,绕过办公桌去开另一台窗机空调。

  「妈呀——!」我突然尖叫一声,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一个高挑的身影躲在对面办公桌的灯影里,只能看见个大致的轮廓。但那月白的长脸,蓬松、卷曲的长头发,不是常淑芬是谁?她头上戴着耳机,左手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右手还…还拿着块手绢,不时地擦擦眼睛。
  天哪,我刚才抽了那么多烟,她不得扒了我一层皮啊?我…我是不是先把空调关了,然后…然后跑吧?

  犹豫了一会儿,我壮了壮胆子,轻轻地挪过去,扫了一眼她手边堆着的光碟,《昨夜星辰》!远远地从她身边绕过去,全身骨节「嘎嘎」直响,幻想着等会儿怎么惨死。摸黑打开空调,整个墙壁震动了起来,我绝望了。

  周围很安静,与世隔绝了一般。

  缓缓转过身,常淑芬蓬松的卷发挡住了整个屏幕,发丝间她的右手还在轻轻地擦眼泪。她上身穿着黑色短袖T恤,肩膀圆润,腰身挺直也很柔顺。悄悄地绕到她身侧,见她下身是一条绷得紧紧的牛仔裤,屁股又圆又结实,大腿笔直修长,还有略显突出的小肚子…我深吸了口气。

  我从不敢正面看她,总感觉她的每条紧身长裤都那么僵硬、沉重,就像她的眼神——虽然我最喜欢紧身长裤勾勒出的女人曲线了。

  盯着她的脸,我慢慢地溜回座位。她不时眨一下眼睛,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神不守舍地坐下,我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头,在迷茫的波浪中飘荡。
  这个狂暴的「母狮子」,居然这么有女人味儿,还正好是我最喜欢的那种!见了鬼了…她的内心竟也有光滑而柔软的一面…

  光滑而柔软…

  一条蛇猛然从下腹窜到胸口,咬得我的心一阵剧痛,让我的身体发抖,鼻子发酸。对面不时传来鼻子堵住的声音,我的脑袋突然「轰」地一声,心里就麻了,轻轻地摇了摇头。

  深吸了一口气,我抬起头,调动起念力,打开内部网聊天软件,给常淑芬的电脑发了一条信息:「常姐,我已经做完了,要我等你回去吗?杨利」信息里我附着了精神暗示,一个很简单的指令,就是让她对我不设防。如果常淑芬接受了暗示,那她的思维系统会自动理解它,不会出现逻辑混乱。

  我用鼠标点了「发送」键,对面的椅子「咯吱」一声,我的心里一颤。安静了好一会儿,仿佛有一声深深的叹息从我耳边飘过,一条信息弹了出来:「我还不想走,你一会儿送我吧。淑芬」她没有直接和我说话,哼哼,成功了。

  我抹了抹脸站起来,见她也在用手背抹脸上的泪。晃晃悠悠地走到她身边,我看到电脑屏幕上一个胖胖的年轻人在追一个矮小的中年女人。她拔掉耳机的插头,办公室里立刻响起南方腔的男中音:「阿姨!阿姨!」矮小女人站住了。胖男人说道:「阿姨,实在对不起,我也没办法,我不能在同事面前漏气。」矮小女人吼道:「你不能在同事面前漏气,就让我在你同事面前漏气,是吧?」
  「噗嗤!」我笑出了声,赶忙憋了回去,偷偷瞄了她一眼。

  她轻轻活动了一下脖子,两只手把头发拢到脖子后边,捏了捏肩膀。我咬了下嘴唇,颤抖地伸出两只手,轻轻捏了几下她的肩膀,又把她的头发掀起来,揉捏她裸露的脖子,冷汗从我额头上流下来。她把手随意地放在大腿上,专心地看着电视剧。见她没有动,我定了定神,在她脖子和肩膀上按了两圈,就把手滑到她的光胳膊上,捏捏摸摸。她的肩膀很平很柔滑,胳膊肉肉的又不嫌臃肿。她的手指动了一下,似乎难以下定决心。我干脆俯下身子,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胳膊贴着胳膊,把她的两只手都握在手里。颤抖地吸了口气,恐惧和肉欲让我浑身发抖。这个巨型炸药包,居然被我给抱在怀里了。真是太刺激了!

  小心地用手背在她大腿上磨蹭几下,指尖碰到一块硬硬的突起。仔细摸了摸,没错,就是女人两腿中间那个三角形的地方,学名叫「耻骨」的。我扭脸看了看常淑芬,她立刻说道:「你身上很热乎,就这样吧。空调开得太冷了。」她的眼神很平静,一直盯着电脑屏幕。我把右手伸到她两腿中间,摸索了一会儿,中指插进腿缝,在女人下身的地方勾弄。她顺从地张开大腿,我的左手就伸过去摸她结实的大腿,捏她大腿的内侧。牛仔裤很粗糙,里面好像空若无物,笔直的曲线却让人心旷神怡。她的脸颊很丰满,白白嫩嫩的,下颌略向前突出,是标准的「月芽儿」脸。我忍不住在常淑芬的脸上亲了一口,她眨了眨眼睛,握住我的手背,手心很柔软。

  「好好看电视。」她轻声说。

  我转过脸去看屏幕,那个矮小女人正在说:「当年我的那件事情确实是很奇怪。我和他其实都很有感情,但就是无法走到一起…」

  她胳膊上的汗毛立了起来,我就缩回手把她抱在怀里,脸挨着脸。她抓紧了我的手。不一会儿,一阵歌声响起来了:「昨夜地——昨夜地星辰—已坠——落——,消失在——遥远的银—河——」

  常淑芬直起身子,我赶忙松开她。她高高举起两只手,把身体绷得笔直,舒服地抻了个大懒腰,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看着她夹紧的两腿用力向前弹了几下,又坐回椅子,用力揉揉眼睛。

  「其实…这电视剧也挺好看的,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无聊。」我说。

  她有些惊讶地回头瞟了我一眼,笑了。她的笑好像是从眼睛和嘴巴开始,最后全身都在笑。

  「常姐,你笑起来真好看,我还从没看见过你冲我笑呢。我们认识了有三年了吧?」

  常淑芬点点头,想了想,把一只手向我伸过来。我拉住她的手,又把她抱在怀里,脸挨着脸。她为难地咧嘴笑笑,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傻孩子,你知道什么?我是怕你才对你凶的。你那么有男人味儿,是女人都得对你小心点儿…」
  「两百多斤的男人味儿?」

  「呵呵…男人味儿嘛,还得女人才能看得出来。我每次看见你心里就『砰砰』直跳,就怕你看出来,真的。我还怕…怕我会一时冲动害了你。女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正是最需要男人爱的时候。我家老张那么忙,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我简直是被打入冷宫了。可我不能做出格的事情,不能对不起他。至于你…」常淑芬顿住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地看了我好一会儿,说道:「你恨死我了吧?」
  我轻轻摇了摇头,说:「我不恨你。」

  「骗我!」常淑芬轻声喝道。

  「不骗你。」我直视着她的眼睛:「我一直在对自己说,你是个坏女人,你是个吸血鬼,你以虐待他人自尊为乐,你没有人性…但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恨你,总是会莫名其妙地相信你。我不想说男子汉胸怀之类的话,我知道我小心眼儿,可我从没恨过你,也从没对你说过谎话,包括现在。」

  常淑芬又看了我一会儿,用力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把脸靠在我脸上。我轻吻她的嘴角,她把脸扭过来,两人的嘴唇来回摩挲着,不时「啵」地一声响,伴着渐渐沉重的呼吸声。她的嘴唇很丰满,肉乎乎的。我也闭上了眼睛,抚摸她的手和光胳膊,光滑而柔软…指尖碰到鼓鼓的胸脯,才想起这里还有重要的财宝。左手把常淑芬搂紧,右手顺着肩膀摸索到她长长的脖子,向下摸过她光滑的胸口,就从T恤衫的领口伸了进去。她的胸脯把薄软的胸罩撑得很紧,指甲缝夹起小块的嫩肉,我知道她会疼。终于指尖碰到了空气般的软肉,用力一伸,极有弹性的乳头划过手心,上边有肉乎乎的小刺。

  「呲——」我笑了一声。

  「怎么了?」她轻声问,摩擦着我的嘴唇。

  「我的手太小了。」我说。

  常淑芬的鼻息用力喷到我脸上,嘴唇绷紧了:「坏孩子…」

  我伸出舌头,碰到她微张的嘴唇。常淑芬的舌头立刻伸出来,和我互相舔着。
  感到她舌头下边特别软,就把我的舌头伸进去,两人的嘴唇又挨到一起,深深地亲吻。我的左手放开她胳膊向下摸索,在她两腿中间不厌其烦地索取,她下半身的线条被紧绷的长裤勾勒得分毫毕现。

  啊…女人。

  右手用力捏着常淑芬鼓胀的乳房,左手摸到她的裤腰,解开裤扣,顺利地拉开了拉链。她的鼻子用力吸了一口气,用力吹出嘴巴,带着一丝香气从我的鼻子里喷出来。我掀起常淑芬的衣襟,在她面团一样的肚子上用力抓摸一番,就溜到了光滑的小腹。常淑芬的舌根绷紧,把屁股向前挪了挪,轻轻张大了两条腿。
  右手把她的乳头夹在指缝里,我的左手伸进常淑芬的内裤,触到了一团清爽的毛发和一块凸出的骨头,再向下是柔软的肉片和中间的缝隙。手指分开肉片,左手中指向里弯,在里边来回搅动,感受着肉缝中间重重叠叠的光滑和柔嫩,很干燥也很干净。不一会儿,整个中指埋进肉缝里,指尖找到了神秘的洞口,插了进去。我的左手开始轻轻上下滑动,手腕下是绵软的小肚子,小指和食指划着她的股沟,手心下边毛茸茸地刺得痒痒,中指揉着肉缝尖尖里的小肉芽,指尖则在阴道口进进出出。常淑芬的两只手不知所措地摸着我的胳膊,「呼哧」、「呼哧」
  地喘着气。

  「嗡…」忽然一阵人声传了过来,还有叹气、喊叫和大声的咒骂:「太臭啦!
  真臭啊!「

  常淑芬吓了一跳,用力摇了摇我的胳膊。我赶忙抬起头,把舌头抽出她的嘴巴,两只手就都被常淑芬拉了出来。她站起来,一边弄胸罩一边问我:「那是什么声音啊?」

  「中国足球队今天有比赛,那是看球的人…可能有个球没进吧?」

  「那你送我不是耽误你时间了?」

  「没关系,这时过去只能在一堆后脑勺中间看见巴掌大的屏幕,还挤得出汗。
  不过你可不能去看,一看准输球。「

  「我怎么就不能看球啦?」常淑芬回头看着我,两手正在系裤扣。

  「『常输分儿』嘛。」

  女人哈哈大笑,一边整理着办公桌。

  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又眨了一会儿眼睛,问道:「家里有人等你吗?」
  「没有。女儿住校了,老张又去和那群狐朋狗友鬼混去了,不到十二点回不来。」

  我挨到她身后,轻声说:「那…留下陪陪我呗?」

  常淑芬低下了头,顿了一下,闷声问道:「陪你干什么?」

  「谈谈心呗,先做全面的了解,再做深入的交流。我们还…」

  「啪!」

  一个本子猛地砸在我脸上,常淑芬指着我的鼻子吼道:「整天脑子里在想什么呢你?除了吃就是占人便宜!办公室里随便抓一个就想肏,你自己不觉得贱吗?
  满大街的漂亮姑娘,怎不见你挎两个回来,塞到被窝里随便肏?那也得人家姑娘看得上你!就你这么贱,垃圾桶里边扒饭吃,整个一个窝囊废!二百五!办公室里边就扒别人裤子,你上班的时候也是满脑子要摸女人下身吗?还把手伸到屄里边去摸,生过孩子的女人有什么好摸的?我都够你妈的年纪了!让着你一下就上脸了,还要肏了!已经吃得像个猪一样还不知道检点…「

  我捂着脸,低着头,满脑子嗡嗡响,劈头盖脸的咒骂如雨般地刺着我的心。
  等到常淑芬换气的时候,我才猛然想起来:不对啊,今天我不用听她骂了!
  扶好眼镜,板着脸,我慢慢走到她面前:「本来不想强迫你的,你居然还敢…我也真是傻,还想着和你谈感情…」

  女人畏缩了一下,嘴唇剧烈地颤抖起来。她向后退去,直退到办公桌边上,身子一歪险些栽倒。

  「我是没有本事抱个姑娘回来,塞到被窝里随便肏,可那些姑娘的恶心事儿也让我反胃!第一次见面就问我工资多少,还有那个,那个谁,整天围着我转,不许我谈恋爱还不许我追她!她们凭什么就那么蔑视我!」

  女人低下了头,捏住了衣襟。

  「还有那些办公室里的女人!花枝招展地自以为风光,还把肥猴给的破玩意儿到处炫耀,谁不知道那是卖屄换来的?只要愿意脱裤子就能当官,在床上使多大劲儿就当多大官,整天什么事不会做,抢功倒是头一名,屁股一翘就万事无忧了。她们…她们居然还攀比谁勾搭的官儿大!不用看我就知道,她们那下边的玩意儿早就烂得手电筒塞进去都摸不着边!」

  女人「噗嗤」一声笑了,看我瞪她,又赶忙板起脸,扭过脸去。

  缓了口气,我幽幽地说:「是啊,我上班的时候确实满脑子都在想摸女人。
  我想摸付丽新的屁股,她的屁股把裙子都顶得裂开,走路还能扭来扭去。我想摸谷爱欣的奶子,她的奶子比我的胖脸还大还高高地翘着,肯定很有弹性。我还想摸马小花的下身,她虽然有点胖但个子更高,尤其是她的下身是鼓起来的,隔着裤子都能看得清楚。你知道吗?我可以在她面前盯着她下身看,她连挡都不挡。「

  我走到常淑芬面前,低头看着她的脸,继续说道:「可我从没想过要摸你,从没想过。我怕你,我怕你怕得要命。以至于我从没想过你也是个女人,你居然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女人。」

  常淑芬抬起眼睛:「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高挑又修长,丰满而又圆润,妩媚又含英气。」

  女人有些震惊地看着我,许久垂下眼睛,说:「我不是的,我没你说的那么好。」

  「我的手让我确定找到了梦想中最渴望的女人。」我把左手伸到她眼前说。
  女人咬住了嘴唇。我又说道:「我在办公室扒你的裤子,是因为我无处可去,我只能把办公室当作天堂。也许你感到委屈,可我今天不用怕你,我只能…强迫你了。你不是看见我心就会『砰砰』跳么?」

  女人吓了一跳,两只手胡乱地挡在身前:「杨利!杨利!不行!你不能!」
  她的脸色苍白,冷汗把头发都弄湿了,沙哑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自己把内裤脱了,免得你去告我。」

  常淑芬一下子靠在办公桌上,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怔了一会儿,她两手摸着解开了裤扣,拉下拉链,弯身把裤子和内裤一起脱到了膝盖,露出了一大片耀眼的白。圆滑的小肚子向下急剧收缩,和两条大腿拼成一个神秘的凹陷,那里有一丛黑毛探出头来。

  我抓住她的肩膀,她立刻喘息起来,惊恐地嘟囔着:「我怕你强奸不成?我的女儿都上高中了,这个事情做了不知多少次,我早就麻木了…肏我是你吃亏,你应该去肏小姑娘的,她们才在乎…还要在办公室肏,这里怎么能肏得舒服呢?
  又没有被窝…「

  我扳着她转过身,就把她往办公桌上按。她一看见窗子,惊叫一声,突然用力把我撞开,决然地低声吼道:「杨利——!你可以奸污我,但你决不能玩弄我的人格!」

  「你的…人格?你也知道你有人格?你有人格,别人没有吗?!你把我当瘪三,呼来喝去的就算了,还无缘无故地就把我贬损一顿,你把我的人格置于何地?
  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我的技术不算太好,但日常工作完全没问题。我是凭本事吃饭的!你也不过是靠着八面玲珑才混到副科长,有多少事情离了我你能交得了差!你凭什么瞧不起我,你凭什么侮辱我!就说…就说那天,在办公室门口,我背对着你,就是手背碰了一下你的屁股,你一把就把我推倒了,刘莉莉怀里的资料全都撞掉了。你知道老马太太怎么说吗?『几十岁的人了,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就像谁被她迷倒了似的。』你让我在那么多同事面前丢人!就比我多混了几年社会就敢拿我当猴儿耍?今天你要输个精光!我把你的脸撕下来,挂在门口的旗杆上,迎风吹着!「

  我全身抽搐般地颤抖着,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一会儿走到灯光下,一会儿走到黑影里,一边走一边神经质地低声喊叫。我浑身像着火了一般,心脏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然而我自己都奇怪,我居然还知道要压低声音,免得被别人听到。
  毕竟才八点多,办公室里肯定有别人的。这种极端狂躁又极端冷静的感觉让我慌乱。

  女人捂着脸,深深地低下了头,蓬松的长发垂了下来,却没有挡住赤裸的下身。等我终于停了下来,自顾自喘息着平复心情,常淑芬自己走到窗边,把大蓝布窗帘用力拉起来。她光着屁股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把两扇大窗子的窗帘都拉严了,还细心地没有挡住窗式空调机。然后她默默地走到我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下头大声说道:

  「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常淑芬双手撑着膝盖,痛哭起来。她咧着嘴,眼睛和鼻子挤到了一起,慢慢低下头去,发出小猫一样的叫声。然后直起腰,哮喘般地吸着气,再低下头,眼泪混着鼻涕的泉水流到地上。

  看她撕心裂肺又压抑地哭着,我的眼睛也模糊了。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哭了一会儿,不知是伤心还是累了,她的腰越弯越低,雪白的屁股高高地翘了起来。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